non-existence

圈地自萌 各位

各位萌的是个高危rps rps的最重要底线就是不打扰真人  写文看文不管什么事也好 都不要带真人名字
出了lof 不要在任何地方安利 特别是不要在微博 也不要把lof的任何东西转出去  两位正主都是网瘾少年 相信大家也不希望我们的行为影响他们的关系
我个人希望大家尽量都不要同时搜索他们 因为搜索就会有热度
这个cp是魔性 但是希望大家一定要克制
说实话两位都很直 好朋友模式就已经够甜了 大家萌cp不能当真

退一万步说 我们萌这个cp就已经是在消费真人了 希望大家保留起码的尊重 像什么资源都是大少爷给的 有女友就是挡箭牌这种极其不尊重正主的脑残言论 我一次也不想看到

希望我们圈冷静 大家理性地萌 所以泼点冷水 说话不太中听 见谅

另外搬我文的微博号应该是已经删了 再次重申【不要转出】

【今天的现实向脑洞】是家还是房子

【禁止转出】

L这两年忙着拍戏一般都住剧组,拍戏间隙又都回沈阳老家。
今年也二十八了。L觉得自己也该定下来了。申城是自己读大学的地方,朋友也大多都在这里。或许,可以在这儿买个房子,拍戏以外,也有一个属于自己一人的可以称作家的地方。

“老王,最近有空能带我去看房吗?这方面我不熟。”W是L的朋友,著名富二代,投资人。
“行,你今天在申城吧?那就今天?”

W开车来接他,两个人一起去的售楼处。L刚开始听介绍觉得这房子还不错,看沙盘的时候抬眼却被吓到。静安区?!这得多贵啊啊啊啊!老王又发疯了?
“这房子多钱一平啊?”装作波澜不惊他开口。售楼小姐回复得也超温柔:“十六哦。”
L刚听到觉得十六也还好嘛,半分钟后反应过来是十六万一平整个人都要炸了。
“卧槽富人区果然名不虚传。”“卧槽一个房间就得一百六十万啊啊啊。”脑子里被弹幕刷满。

W一直在旁边看着L,觉得今天的狗子逗起来又比前几天的更好玩了一点。
“穷癌又犯了?我反正是觉得申城的房子还是这儿的好,又是市区,环境也不错,你住这儿也不怕被偷拍。”
狗子转过头来望着他。被吓到的双眼是标准的puppy eye.
“你要是钱不够爸爸可以借你嘛,无利息那种,本金…也可以看情况。”W觉得L特可爱,嘴角不知不觉翘起来。
“谁…谁说我钱不够了?别小瞧人好吗!”L突然被点着了,气呼呼的,又转过头去研究沙盘了。
W就站着看着他。一直看着他。

“喂,等你住进去也给我配把钥匙?”
“壕你有点人性行不行,那么多房子还惦记我的?”
“那些又不是家。你把钥匙给我,以后从剧组回来没准儿我心情好还给你做顿饭呢。”
L觉得这话很奇怪。又好像没有很奇怪。
我也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啦。

over。

今天翻了翻自己正在写的脑洞。虐的完全写不下去了感觉ooc了,甜的又甜不过正主。还写个球。【手动拜拜

只能扩一下自然甜饼了。

神都龙王时期拍完水戏上来 说说笑笑玩闹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就到旁边一个人默默哭了 发布会的时候老爷特意提到这段 你新有可能是真忘了也有可能是装忘了 反正就说不知道 结果老爷胸有成竹没事我都拍下来了 【是动图

Grace 2

【禁止转出】

如果,如果有人想看1的话戳进我主页就看到了。
【我也知道间隔太久了。可能写文太难了不适合我?逃。

第二次见面来得很快。王聪办了个趴,在微信上邀请人时也给林新发了消息。
“xx路xx酒吧,我办了趴,你来不来?”林新今天才刚发了一条带定位的朋友圈,人还在上海。王聪隐约觉得这样的邀请林新不会拒绝。
“什么趴啊?”
“就是几个朋友一起玩,X也来。”
“哦,行。”

趴刚开始林新就到了。牛仔外套,一顶帽子反戴着,头发从前面支出来些。“聪哥。”他这么招呼王聪。王聪刚听到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身边没人这么叫他。
“我比你大?”“……”林新愣了愣,皱了下眉,“哥我们东北不都这么称呼吗?”
短暂的沉默。
正是尴尬的时候X走过来:“哟小新也在?”林新看了眼X又看看王聪,开口道:“是啊王总让我来玩,我横竖也没事过来开开眼呗。”音调在王总两字上拐了个奇妙的弯。“王总忙着呢,”X以一种明显戏谑的眼神看了王聪两眼,然后才面朝林新,“我们那边玩游戏少一个人,你来吧?”

王聪和其他人拼酒的时候收到X的信息。“突然转性了?”“没这想法。”“我刚告诉他你从小在英国长大了。”“我只是说了你会来。”“明白。他人还不错你别胡来就成。”
王聪放下手机有些烦躁。往X那边望了望,正好看见林新喝完酒放下杯子,眼睛和嘴唇都湿润润的。他酒量应该还不错?王聪这么想。

然而酒量再好的人也经不住持续的灌酒。趴结束的时候林新已经有了十成十的醉意。他酒品不错,喝醉了也不会大吵大闹,只是反应会慢上许多,外加对谁都软软糯糯,像是在撒娇。
大家都散了。王聪也是在快走的时候,才发现角落里抱着靠枕不放手的林新。他走过去。一米八六的林新此时竟然像个什么小动物,戳一戳睁开眼睛又闭上,再戳一戳才勉强睁眼,不停地眨呀眨。
“你能自己回家吗?”林新点点头。“现在就回去。”林新又点点头,却没有丝毫要起身的意思。王聪开始有些头疼。有点后悔自己想逗林新玩的念头。“你住哪儿?”
王聪这话,是要送林新回家的意思了。可林新却突然好像清醒了那么一点,推开他站起来,朝外走了。虽然推人的力道仍然软绵绵的,脚步也没那么稳。他一直走到门外,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个王聪。转过身来,鼻音在酒后变得更重:“我打车回家,你……”王聪刚开始没听见后半句,跨了几步走近了些。“你也回家吧。”

一向被称温柔体贴的王聪那天破天荒地没有留床伴过夜。推开卧室门下楼喝水又上来,月光照在楼梯上映出他的影子。抓起手机在林新回话的下方问你到家了吗。屏幕亮起又熄灭,循环两次,他还是没收到什么消息。

游戏

【禁止转出】

#BL游戏梗# 
补xq楼的时候看到的 作为一个当年爬了豆瓣贴的人表示应该就是两个人一起玩了bl向电脑游戏 然而楼里说游戏这个词暧昧无限 我也就跟着脑补了一下 被萌的无法呼吸 于是有了这篇文

然而文笔仍旧是个渣 多担待

一发完结。

————————————————————

小明星和大少爷是好朋友。他们对外这么说。

也许实际上也真是好朋友。小明星在山区拍戏想吃甜食,大少爷就带着棉花糖机专程去看他;小明星爱打LOL,大少爷就陪他打,好像完全忘掉了喜欢DOTA的自己曾经鄙视LOL一样。
大少爷偶尔也觉得自己对小明星好得有些过头,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他这么好。不过大少爷的的确确是欣赏小明星的,小明星为人正直又有趣,还很好看。大少爷还觉得小明星的腿又长又直。

大少爷慢慢慢慢开始觉得不对劲。他在英国生活过,思考之后他觉得自己目前的状态很像单相思。从震惊到接受大少爷没用多长时间,还不如他犹豫要不要把某社交软件上显示的取向改成双来得久。然后大少爷暗戳戳地把小明星设置成了特别关注。这样他发什么我都能第一时间看到啦。大少爷莫名有点开心。
可是很快大少爷变得不那么开心。小明星在网上和别人cp,他都看见了。明明知道那都是假的,可大少爷还是有了些微妙的妒意。明明也可以和我。
可是大少爷冷静下来又觉得,至少这说明小明星不厌恶这样的感情,也是件好事。后来大少爷旁敲侧击明里暗里撩了许多次,可是小明星一点反应也没有。大少爷觉得完了完了自己第一次要费心思去追人居然还是这么一个hard级别的,简直希望渺茫。大少爷思前想后许久,还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他想,那不如换个思路吧。

于是大少爷去和小明星说要玩一场BL游戏。我和你,两个人,像情侣那样。小明星眉毛皱起来,问为什么要玩。大少爷说我觉得好玩。小明星又问那怎么定输赢。大少爷说谁先受不了提出结束谁就输了呗。小明星好像还有话要说,大少爷抢了先,说游戏期间彼此忠诚,要像情侣那样互相陪着,顿了顿又补充说可以不接吻不上床。小明星啧了一声,少爷你这不废话吗。
小明星和大少爷就这样变成了游戏伙伴。不像LOL那样这局友下局敌,而是一种长期的,稳定的游戏伙伴关系。大少爷也震惊于对于这么一段不含肉体的关系自己竟然如此满足,又不禁想游戏伙伴是否也可以用得上partner形容。

那段时间过得很快乐。半夜醒来想他辗转反侧又不想打扰到他睡觉,悄悄在微博上说觉少就是醒来发现没有更新,也会收到他“我在呢”的回复;自己和他任一方出差,另一方不方便去送机接机,便去对方家里等着人归来;他会做饭给自己吃,会在自己家里冰箱橱柜翻找,不怎么用的厨房好像在一瞬间变得充满了烟火气息。甚至在传说中的表白日,他会前后请了三天假来和自己在一起,在凌晨将自己的猫po上微博,在三天后发了一条语焉不明却明明白白说暖的评价。大少爷觉得这样的日子用幸福来讲也不为过。
偶尔约小明星来家里开黑,困了小明星便可以就在自己的床上睡去,睡着的眉眼比醒着时更加乖巧温顺。大少爷觉得只要是小明星本人在这里,那因为鼻炎而发出的呼噜声也可以忍。和他像小学生那样斗斗嘴也像是日常中再平常不过却也再不可或缺不过的事。
而且大少爷还偷吻过小明星。在他睡着的时候,怀着一种不可说出的虔诚心情,从眉眼,鼻子,再吻到嘴唇。他只敢轻轻碰那么一下,最多停留的时间稍久一些,生怕惊扰了心上人的美梦。大少爷吻过许多人,小明星的唇远远算不上香软,可大少爷觉得吻小明星的时候心里最甜。

大少爷以前看过一个段子。彼此暗恋的同桌之一天天说对方丑。于是他也天天说小明星丑,怀着微妙的心情希望小明星知道对自己而言这不单单是一个游戏,也希望自己的这份感情并不是单箭头。小明星却一直没有发现。
有一天小明星有事,大少爷一个人去和两个人的共同好友吃饭,朋友聊起小明星,说他来不了肯定是去约会去了。大少爷笑笑,他跟谁约会去啊。结果朋友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你还不知道呢吧,听说某老总的女儿最近很迷他,约吃饭好几次了都。大少突然间就有些不好,他想起小明星是有几次接电话都避着自己,想起自己和小明星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游戏关系,是想结束就可以结束的。他还想起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和小明星一起做过,更不敢想象对自己都这么好这么温柔的小明星会怎么对别人。大少爷那天喝了很多酒。
吃完饭拒绝了朋友的邀约回到家里,他心里难受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酒意涌上来。他点开那个红黄图标,几天前小明星和他关于某部电影看法不一致,小明星艾特京城第一少大黄狗却被当成艾特他,路人纷纷表示小明星抱大腿被打脸时他还对此嗤之以鼻,如今看着小明星的名字和抱大腿联系起来却难过得仿佛有钝刀在心口划。他要是愿意抱我的就好了。他不愿意。难以拟合的悲伤中他看到有人问他:对于小明星你怎么看。
想要独占小明星的欲望淹没了他。他想着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喜欢他就好了,怀着这种卑劣的想法,他回道:太松了不喜欢。

fin
————————————————————
我为什么把那么过分的事洗得这么白 

Grace 1

【禁止转出】

真人向,会大量用梗,OOC可能有,尽量不,文笔是渣。
小明星粉。可能会借大少口不停不停不停地夸他。
家住东非大裂谷,不收律师函。除非狗子亲自送。

文中人物属于我,与现实无关,请分清。

----------------------------------------------------

14年6月24日。
王聪包场看了林新的电影。发了微博说“支持好基友的票房”。然后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影厅,看着屏幕上的林新朝气蓬勃,对着女演员,对着镜头,露出略带点羞涩的笑脸。自己有多长时间没看他这么笑过了?王聪有些恍惚。

初次见面是在朋友的饭局上。王聪那天到得有些晚,推门进去免不了被朋友闹,嚷嚷着要他自罚三杯。他笑了笑说好好好,捡了个空位坐下,往桌上望了望找酒瓶的时候,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将酒杯递他面前。王聪顺着往上看,触到笑意盈盈的眸子。却没说话,把酒接过来,仰脖喝下去,又自己倒了两杯喝了,才开口。
“有新朋友也不知道给我介绍下,X你这做主人做的,可不地道啊。”
“大少爷你迟到了还好意思问?你旁边这是林新,演员,前些时候某台大热的那部古装,叫什么惊心的,就他演的。”
“我就一男四,你这么说人还以为我主角呢。”林新接口。略微有点东北大茬子味儿,混着鼻音。
噢,演员啊。是挺好看的。好看这个评价还有对林新那么深刻具体的印象,从眉眼到手再到声音,是当时就有的呢,还是后来不断地回忆添上去的,王聪也不知道。

王聪当时听到林新是演员的时候,其实是有点防备的。他有钱,爱玩,长相在一票有钱人里也不算太差,是有许多歌手演员之类,想要结识他获取好处的。其中也不乏想要爬上他床的人,男女都有。可是明星玩起来哪有嫩模痛快,又有通告,脾气也没那么好,不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不说,分手的时候也十分麻烦。当然拒绝的时候也是麻烦的。
可林新在饭局上一点讨好他的意思也没有,也让他惊讶。林新仿佛全然不知道坐在他旁边的这个人是谁,能给他什么,言行举止丝毫不似王聪以前遇到的那些艺人。那些人是骄矜的,时时都端着那么点架子,又不太端,这样会让人有一种被他们小心翼翼地尊敬讨好着的感觉,有微妙的满足感。而林新虽然也是热情的,会说话,玩笑也开得起,不忸怩也不张扬,但他的热情到底是面对每一个人。
王聪有些好奇。这样的一个人,他是真诚至此,还是想要欲擒故纵?
饭局临散场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拍拍林新的肩膀,说:“既然认识了,就是朋友,加个微信吧。”林新扫了他的二维码,在页面跳转显示出他的名字时拼了出来。“王聪。”,眉毛微微挑了挑,林新抬起头,“你是万达的少爷?”林新的声音很平稳,但王聪还是捕捉到了一瞬即逝的惊讶和疑问。
他刚刚没有认出我。王聪震惊着重新审视了一下整件事,有些失落,也有些愉快。
但他知道我。王聪笑了笑:“我是,有机会再见。”

TBC

----------------------------------------------------
好像略短小?

手机客户端怎么才能打出那种字上有杠的字体,疑惑。

分享一只美貌的哥哥牌赵子龙 图源见水印